Robin。

基本面

2017年主要的经济指标是:GDP增长 6.5% - 6.7%,CPI增长 2.3% - 2.5%。放眼全球,这是一个优质的组合。

资产管理

大类资产管理层面来看,长期流动性的拐点已经来临,市场的波动性可能加大,更需要做好主动性的资产配置。中长期来看,权益类市场(包括股权投资)的配置价值正在逐步显现,总体排序为:结构化投资——权益——大宗商品——债券,同时要兼顾流动性与政策博弈。

借鉴美、日等成熟市场的经验,低利率周期下,调整产品结构、增加权益类投资、另类投资和境外投资、提高风险容忍度是最为有效的应对措施。

因为资产荒、投资渠道有限、互联网资管平台兴起,银行理财高收益已不复存在。

个人理财

大背景下的个人理财需要做好权衡,风险和收益并存。在牛市来临之前,要做好预期管理,持有优质的资产是现在不错的选择。长期看好新经济带来的增长,包括石化、医药、金融以及国企改革。

经济增长

2016年 - 2018年中国经济增速换挡离底部可能不远了,未来将呈现宏观变差、微观变好、微观比宏观好的现象,也就是未来 5% 的增长可能比现在的 8% 要好。经济结构转型、供给侧改革、去产能等国家战略将有助于改善企业效益,剩者为王。政策之下的改革行业可能诞生大牛股。

金融风险

去年的财政赤字是 GDP 的 3%。今年货币政策相对中性。可能会有一次降息。在2017年的金融风险领域中值得关注的是经济的债务水平

全球范围内的不确定性

2016年,英国脱欧、Trump 获选、美联储加息、OPEC 减产协议、反全球化以及中国的股市、汇率、房市、债市都让人始料未及。2017年的不确定性不亚于2016年。

经济结构的亮点

外需方面,反全球化倾向和贸易保护将影响全球贸易。内需方面,消费增速难有提高,制造业投资放缓,房地产受调控回调,短期内基建投资仍是稳增长的重要力量

资本流动

经济学中的“三元悖论”,即央行的三个政策目标——资本的自由流动、货币政策的独立性、汇率的稳定,最多只能同时满足两个目标,通过放弃一个目标来实现调控的目的。对中国来说,前两者是要进行控制的,所以汇率政策走向一个固定汇率的模式。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,短期波动预期 7.15,长期向稳维持在 6.8 左右。

楼市

2017年,在调控之下楼市整体将迎来“小年”。

中国以居民加杠杆的做法换企业降杠杆,短期内达到了稳定经济的目的,而后遗症是一二线楼市价格严重偏离居民收入。

技术带来的颠覆

物联网、人工智能、VR/AR、新材料、新能源、云计算新技术正在不断地深入我们商业中,给经济增长带来新的想象空间。

走向世界的中国

GE 中国总裁兼CEO段小缨称:“中国和中国企业的全球化进程已经开启,下一波的全球化浪潮一定是由中国和中国公司引领的,这是大势所趋。”

中国制定了“一带一路”的国家战略,成为中国公司走出去的强大推力,也是中国经济下一轮的增长点。

回归实体经济

实体经济仍是拉动经济增长的关键。美国的“制造业再回归”,欧洲的“工业4.0”都是说明了实体正在回归,回归实体也是中国跨跨过中等收入陷阱的必然选择。

这一阶段的发展中,产业升级和转型将会呈现以下特征:一是资本密集型、技术密集型和智力密集型的;二是向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方向转变;三是技术创新驱动企业成长。

- - - - - -
written by 陈烨彬 Robin Chen , and published under (CC) BY-NC-SA.